前同事打电话给我,说好久不见一起聚一下,到了以后才发现她是叫我去给她买单,我的做法让她傻了眼。

我和吴菊是同事关系,她是15年进我们公司的,进来后领导把她丢给我,让我带带她。她刚来办公室的时候,嘴巴很甜,对谁都比较客气。虽然他学东西有些不太上心,对工作也是一副很敷衍的样子,但好在她嘴巴甜人活泼,把我们哄得没脾气。

那时候办公室里原本有5个女孩子,我们平时中午都会一起约着去吃炒菜,每次付款后,我们都很主动的AA付款了,她来了后办公室的娘子军团又扩充了一员。

她也曾经跟我们和我们去吃过一次,但是那次我们吃完后,大家主动的给付款的同事发红包。她吃了饭后抹抹嘴,问:“这是AA啊?要知道这样我就不和你们来了,我以为是她请客.”虽然她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,但还是极不情愿的付了钱。

她平时总是喊我师父,说我教了她东西,即使后来我转岗去了别的岗位,她还是这么在办公室里看到我就会大声喊我师父,跟我打招呼。

平时,她在工作上有什么不愉快的事,总喜欢一股脑的跟我吐槽,她说和我聊天后 ,感觉心里一下就释放了,也没那么压抑了。

也许因为平时联系的多,聊的比较多,所以在情感上我跟她自然而然的要近很多。她在公司只做了两年,就跳槽去了同行那,但她还是会时不时和我联系。

那天下午我正在画图,准备给客户的新店开业准备资料,我手机响了,一看电话是她给我打来的。

“师父,忙不忙?”她兴奋的问我。

“还好,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?”我有些疑惑,虽然她偶尔也会和我联系,发消息,但是她从没给我打过电话。我本能的反应就是她有事找我。

“没啥事,就是我不是被外派了半年嘛,这个月我调回来了,今天我正好你们办公室附近,想着我们俩好久没见面了,玩上一起吃个饭吧,聚一下。”

我想了一下,跟先生打了电话,跟他说我晚上不回去吃饭了,让他自己晚餐自己解决,然后回复了她:“好的,没问题。你选地方,到时候给我电话,我保证到。”

下午,我还特意加快了手里的动作,怕到时候她来了,我自己手里的活儿还没弄完让她等太久。我一边忙,一边等着她给我电话。

我们办公室地理位置很方便,附近是步行街,里面有各种中西餐厅,我走过去不过十分钟的时间。

到了下班时间,没有等到她的电话,我想着她可能是还有事在忙,于是又把桌面的文件清理了一下。

同事们都下班回家了,我坐在办公桌旁,无聊的玩着手机,刷着朋友圈。

这个时间段是用餐高峰期,我想着她现在还没联系我,应该是在找地方,我耐心的等着。

半个多小时后,手机终于响起来了,我一看时间已经是七点了,她终于给我打电话了。接通电话后她第一时间给我道歉说:“不好意思啊师父,我都忘记了,约了你,我跟朋友在你们后面这条街的XX店子里,我们在这等你。”

一听她还约了其他的人,我第一时间拒绝了:“既然你还有别的朋友,那我就不去了。你们吃的开心点。”

“师父,你别这样啊,你不会是怪我把你给忘了,所以生气了吧?你一定要来啊,我菜都点了,就等着你过来。”她又跟我撒娇起来。

左右为难后,我还是决定去赴宴。她说的那个地方,就在我们大厦的后面一条街,离我办公大楼不过800米远的距离,那会电梯也不是高峰期了,我从办公室到饭店的时间都不到七八分钟。路上我还特意加快了脚步,怕她等久了。

但是我没想到的是,等我到了饭店后,一上二楼我就看到她和两个朋友坐在那,桌子上已经吃的差不多了。

我扫了一下,点了四个菜,有一个饭店的招牌菜“剁椒鱼头”,其他几个菜我没细看,盘子里只剩下辣椒了。

她看到我,很开心的和我招手:“师父,来,坐。”

她还炫耀地跟其他两个人说:“我就说吧,这就是我以前公司的那个师父,人很好,我联系她,她会来的。”

“师父,不好意思啊,你看还要不要再加两个菜?其他的菜都被我们吃完了。”她一边说一边招呼服务员把菜单给我。

我跟她们打了招呼,看了看菜单,点了个小炒肉28元,我想着就这个菜是里面最便宜的。她们都吃完了,我随便吃点就行。

大家寒暄了几句,她跟她两个朋友在那不停的聊着。

菜上来后,我不想她们看着我吃饭,看着我,我心里觉得别扭的很所以赶紧扒拉把饭吃完了。

她问我:“你吃完了吗?”

我告诉她们吃完了,说实话那餐饭我吃的很不爽。

她把服务员喊过来说结账。服务员拿着菜单走过来问:“请问你们哪位买单?”

她们三个没有动的意思,一个劲的聊天,像是没有听到服务员的话,服务员不好意思的又问了一遍,她们还是没有动静。三个人压根不看服务员,弄得服务员尴尬地站在那不知所措。我这才明白,原来打着喊我吃饭的幌子,是要我来给她买单的。

我拉着服务员到了收银台,付了我点的那碗小炒肉和我的茶位费一共30元,对服务员说:“其他的菜不是我点的,我点的我买单了,其他的你找那个点单的人买。”

服务员像是有些为难,我掏了30块现金,给收银员。付了钱后,招呼都没打头也不回地走了。至于后来她们谁买单的我也不知道。自那以后,我俩也就断绝了联系。

也许有些人会说我太小气了,请别人吃个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但是我觉得,这是做人最起码的尊重问题,我不是人家的备胎管他同事不同事呢,以后说不定永远都不会有交集的人,说我小气就小气吧!

我被整过几次,而且每次都是他们吃得快结束了,才想起我。我天真地以为是他们对我的重视,殊不知他们只是想找个掏钱结账的人。最后一次我忍无可忍,使了一损招,让他们自认倒霉。

其实这几个朋友就是典型的酒肉朋友,一起吃吃喝喝认识的,都爱吃贪玩,其中一个朋友(赖毛)是典型的无赖,有一次我们五个人吃饭,大家都开玩笑要赖毛请客,赖毛说:小意思,你们尽管吃喝,不要担心买单的问题。

吃到快结束的时候,赖毛打电话给他朋友,他自称是好兄弟,叫他过来吃饭,大家都等着他。这时赖毛叫大家不要吃,等着他兄弟过来一起吃。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他的朋友过来了,大家都说他来迟,罚他三杯。

赖毛却说:我兄弟是老实人,不胜酒力,不要劝他。既然把他叫过来了,和大家认识认识,以表他的诚意,他买单请大家吃饭,可以了吧!

这时我们大家都感觉挺难为情,赖毛又说:没事的,都是兄弟伙,不要客气,大家一起吃吃喝喝,算个啥事,高兴最重要。

这哥们真的乖乖的去把账结了,赖毛还对大家挤眉弄眼的做出恶心的鬼脸!赖毛认为是他的本事,大家认为是他的不地道。一次他们几个人聚餐吃饭,赖毛给我打电话:快过来吃饭,大家都在等你呢!

听说大家都在等我,以为真是在等我,我马不停蹄地跑过去,过去发现桌子上吃光光了,大家又为我点了几个菜,给我拿了一瓶好酒。我见大家对我挺热情,都围着我转,我主动结账了,没想到中圈套了。

第二次又是朋友聚会,几个朋友从外地过来,同样是中途才叫我过去。这次是他们真没想到我,中途提起我才想起来,立马打电话叫我过去。过去和大家聊得挺开心,朋友从外地过来,我应该尽地主之谊,我很自觉地把账结了。

当时其他几个朋友假惺惺地说:你看你,吃得半拉子才叫你过来,过来你就把账结了,让一个女同志结账,我们男同志太没面子了。账已经结了,下次我们请你吧!

第三次是同学过生日,中途叫我过去,我不知道是同学过生日,过去什么都没带,他们大家等我过去一起吹蜡烛吃蛋糕。大家都带礼物了,我当时有点尴尬,我说:过生日不提前说一声,我空手过来多不好意思!

其中一个朋友说:没带礼物没事,把饭钱结了一样的,比你带啥礼物都强!

他们这样一说我没办法,只好我去结账,结账时我很不情愿,出于面子问题,我忍了!其实他们中途才叫我这个做法就不对,这样是对别人的不尊重和藐视,要不就不要叫,谁缺那顿饭!

后来和朋友单独吃饭,朋友提起这件事,朋友说:谁谁谁那几个不值得叫我,到处混吃混喝,吃饭前不提前打招呼,吃完了才叫别人过去,叫别人过去根本不是吃饭,而是给他们结账,我被整了几次,不再和他们有任何交集,这样的人能远离趁早远离。

朋友这样一说,我想起来了,我也被整了几次,尤其想起赖毛第一次叫他兄弟那做法,我明白了,他们就是一群无赖。

最后一次赖毛又打电话给我,和他上次给他兄弟打电话时口气一样的:赶紧过来吃饭,大家都等着你,你不来我们不敢开动!

当时我答应了过去,我带上我几个好姐妹一起,过去大家看见都是美女,眼睛发绿,赖毛立马吩咐我:赶紧的,想吃啥点啥,我们吃喝个尽兴。

此时我很明白,赖毛只说了吃喝尽兴,并没说一切算他的,也就是说他不会买账!我叫几个姐妹想吃啥点啥,想喝啥尽管点!几个姐妹点了几瓶红酒,赖毛一起的朋友也跟着喝,他们开始喝的白酒,已经醉醺醺的了。又掺杂红酒一起喝,个个醉得很厉害。

几个姐妹喝得差不多就离开了,说好他们先走,我说:你们先走,我再和朋友呆一会,难得聚一次。

姐妹们走后,我以上卫生间为借口我走了!他们等了半天不见我回去,给我打电话,问我在哪里,我说:不行啦,喝多了,在马路边上吐呢!不能吐人家饭店里,所以我跑出来了。

赖毛又打电话问我在哪里,他来找我,我说:不要找了,我打车回家了,你们慢慢喝,把那些酒都喝完,别浪费了。

说完我挂电话了,听说那顿饭花了一万多 他们几个人凑钱都不够,最后打借条,老板把他们的车扣下,标明不把钱送过来,就用车做抵押。

赖毛使劲给我打电话,我反正不接,后来我直接拉黑,赖毛给我发信息,居然骂上了,恶心死我了,短信也拉黑!这样的人根本称不上朋友,连朋友的边都沾不上,认识这样的朋友,只能怪我自己,自己交友不慎!

朋友叫我去吃饭,结果发现是叫我来买单的,我该买吗?这个问题我觉得不应该买单,真正的朋友不会说让你买单,或者让你买单还不给你钱。让你结账你就结账,这样下去,以后肯定是掏钱的主。所以要懂得拒绝,远离低级的聚会,远离道不同志不合的朋友,选择三观正的人做朋友,否则是在浪费时间,浪费生命。